無懼的19歲,跨越18300公里追逐異夢 出版書籍 後記

 

接下了書籍撰寫的任務,這是我第一次要寫書,還得用第一人稱表達,相當緊張又興奮,不過兩個小時聽完故事後,回家就寫出了序:

木頭拼成的七坪空間,上滿繽紛色彩,簡陋的桌椅是他們認知世界的天地,掛在牆上的黑板,是我帶他們一步步認知英語的地方,多背一個單字,多學一句話,競爭力就多增加一些。

Sunny,今年19歲,我想好好的利用暑假,2016年我一個人拖著行李,獨自從台灣前往祕魯擔任國際志工,歷經3次轉機、4個城市、跨越1萬8千3百公里追逐自我,這裡和你我想像的大有不同。

18033293_435283796817726_8789144562807190900_n

貧富差距大,用一條街區別出貧民窟和富人區,窮人沒有水、沒有電,只能利用陽光充足的早晨,上課、學習。教室裡他們學英文,我則透過他們認識不一樣的秘魯社會。

「不多嘗試,就可惜了飛這麼遠。」聽到我吃了鱷魚、天竺鼠、蟲蛹這些平常在台灣不會接觸的食物,好多人很難想像,告訴我,我好勇敢。但很多事情不去做,就會錯過了,況且又怎麼能知道,何時還會再來?只能把握當下。

這是我的人生故事,希望能給想要到國外拓展視野的你一點勇氣,不論你想去留學、交換或者擔任志工,都希望這本書,能帶給你更多方向找到自我。夢想去做了,才能擁有。

===

圖像裡可能有5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

花了三四個月,來來回回修改文筆,在這段過程中,感受到了台商家庭的相處,於是寫下了以下的後記

「看著你完成我們年輕不敢做的事,也是一種幸福」

一帖一帖的微信上,滿是對Sunny的驕傲與欣慰「站上講台那天,看著她回傳的照片,是一張自己出的考卷,過去那個總是得挨在身邊的孩子,現在獨當一面了。」Sunny媽媽如是說著。

長期生活在上海的高先生與Sunny媽媽過去從事補教業,大約20年前被公司派駐大陸,因此Sunny大約兩歲,便離開台灣,就讀當地的國小、國中及高中。

Sunny媽媽接觸過許多外派到大陸的台灣家長,他們普遍對於國外的認知,很表面,都只是透過書本了解,並不是自己真的去過,但她認為對於一個文化或者城市的了要真的實際去過,才能知道當地人的想法跟態度。

受到上海人氛圍的影響,這裡的家長大多人「富養」孩子,家裡聘請阿姨,協助打掃家務、清理、做菜等等生活瑣事,孩子們從小就學著使喚阿姨,把自己當作公主、王子,不自己揹書包,認為揹書包的責任是阿姨的,從小便養成了嬌生慣養的個性,不禮貌、不親切也不親人,但Sunny媽媽與爸爸,並沒有這麼做。

他們養育三個女兒,Sunny是老大,從小便培養他們閱讀的習慣,當其他同齡的孩子們都吵著買玩具、沒有耐心的時候,他們的孩子便懂得靜靜坐在一旁,不吵鬧,不干擾大人,乖巧地做著自己的事;Sunny媽媽說自己從沒有認為孩子們是公主,認為培養獨立自主是很重要的事情。

以旅行來說,高先生總是會挑選最便宜的機票、旅社,一家五口加上阿嬤,睡在狹小的空間,甚至是橫著躺都沒有關係;今年初,一家人還到日本的鄉下生活整整一個月,最近的便利商店需要走40分鐘,交通工具只有公車,而且還得提前打電話預約,這樣的教育方式,都是希望孩子們能夠實際去體驗各地的生活,從內培養她們的世界觀,甚至是探索的能力。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和花

除此之外,有別於大多數亞洲家庭孩子們對於家長的不信任、不願意分享心事,甚至時常處在叛逆期的狀態,Sunny媽媽總是能跟孩子們侃侃而談,能坐在一起談論雙方各自對事情的想法,女兒也能夠分享自我的心事,認為找爸媽討論都會獲得相對的結果,是一場有意義的對談,這樣的相處模式對於現代的家庭來說,是相當難得的。

寫下書本的幾個時刻,相當特別,第一次見面是約在永康街的茶館,Sunny爸爸與媽媽帶著三個女兒出現,加上我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大夥一起談論著Sunny南美洲的旅程,這個情況讓身邊的友人聽聞都很好奇,而三個孩子們都對這樣的方式很自然,後來才明白,因為家人相聚的時間不多,因此他們非常珍惜每一刻,也很樂意分享自己。

有次Sunny媽媽與Sunny坐在同張桌子前,一左一右在我身邊,每當我提問,總是能見到雙方對視而笑,談著這趟南美洲驚奇的過程,提起身邊朋友覺得很驚訝,讓孩子自己一人飛到南美洲時的心情,Sunny媽媽欣慰地說著「因為我相信她…」雖然過程中幾度有點擔心,畢竟這是這麼多年來,Sunny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到南美洲旅行。

就像到亞馬遜完全沒網路時,在地球另一端做為父母的沒有消息,非常焦慮,但過了兩天,打開卻是一張張Sunny跳進亞馬遜河中的游泳照,和志工朋友一起笑得很燦爛,這才理解了,女兒真的長大了;Sunny也用她一貫的靦腆,微笑說著「已經提早說過沒有網路了嘛。」

Sunny媽媽形容,在上海有八成左右的家長,不敢放手讓孩子獨立去闖蕩,認為孩子們處在陌生處很危險,因為在上海念書的孩子,大多有專車接送,放學後就直接回家,生活圈也因此相對單純,接觸的環境只有家裡跟學校,台灣的家長們也很習慣這樣,因此,脫離了點對點之外的生活,會很不放心,就連自己坐地鐵也會很不放心。

因此大家一聽到Sunny要自己去祕魯時,都相當驚訝,Sunny媽媽的好友孫小姐便是如此,她說,當時她認為自己一個人到南美洲很危險,因此連絡了當地的朋友,想要就近照顧Sunny,所有的聯絡方式都給了Sunny,對方甚至能派人過去接她、請她吃飯,Suuny都一一婉拒,認為自己是當志工的,如果真的遇到不能夠自己處理的事情,再請求幫忙就可以,這對一個19歲的孩子是多麼不容易。

而這樣獨立自主的個性,或甚至相較於同年齡孩子們較為成熟的待人處事,都起源自家庭的教養,Sunny也認為自己是很獨立的孩子,她形容,剛上大學時,也是我一個人從上海回到台灣的時候,身邊的同學,幾乎都是第一次離開家,但是那所謂的家,有的時候只是新竹到台北的距離,坐高鐵只需要花上40分鐘左右,要跟家人見面,還是很容易的,因此在她看起來,同學們的煩惱其實很渺小。

「因為,看著你完成我們年輕不敢做的事,也是一種幸福」Sunny媽媽的微信上,滿滿是與孩子的生活,Sunny在秘魯的期間,她也透過發文來記錄自己的心情和孩子的成長,從中可以看得出來有滿滿的放心、驕傲與欣慰,有這樣難得的親情,非常動人。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