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寄生上流》隱藏議題-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無形壓力,那些你忽略的求救訊號

韓國電影《寄生上流》探討低階層社會的人士,為了生存不惜以詐騙手法進入上流家庭,並一再假冒身分,絕大部分的人注意到的是「因為有錢所以善良」、「錢可以燙平一切」,這樣的階級議題,而我看到的是那隱晦又苦痛的「思覺失調患者」的苦痛,與整個社會環境是如何讓他們「失控」。

(以下為個人想法,大爆雷請注意)

孩童畫作隱喻地下室象徵思覺失調

先了解思覺失調患者的症狀吧,根據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醫師表示,當大腦神經失調,「人的思考和感覺,就可能變得異常,出現奇怪的想法或異樣的感覺」,會出現的症狀包含「妄想」、「幻聽」、「看到別人在交談,就覺得是在講自己的事情」、「表情淡然」、「社交退縮」,發病症狀除了遺傳之外,心理素質和社會環境因素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比如「經歷重大壓力事件之後」、「缺乏家庭或社會支持的人」,可能較容易發病。

在這部電影當中,第一次提到思覺失調的關鍵畫面是在潔西卡首次到豪宅家中,教完小兒子多頌之後,帶著畫作走到廚房與女主人朴太太的對話,「你看圖片中右下角,有奇怪的黑暗形狀,那就是思覺失調症的現象」,由潔西卡先帶出這個議題,並指出「右下角」關鍵場所。

看過電影的人會知道,真正寄生的,不單單是表面上的金家人,而是地下室深處的管家另一半,因為投資失敗、欠債逃跑,被女管家帶到地下室寄居,居住的地方沒有陽光,他生活的地方就是一張床和書桌,關鍵的是在燈具開關旁周圍,他貼上了男主人朴先生的照片,嘴裡會時不時喊著「謝謝你照顧我」、「我尊敬你」,這些在外人眼裡看起來可能很奇怪的舉動。

他,就是在這部電影思覺失調症的代表人物之一,症狀就符合精神醫師界定的幾個徵兆

1.經歷重大壓力事件、缺乏社會支持:開店投資倒債
2.社交退縮:看到金家人嚇到,老婆一直安撫他、強調金家人是好人
3.幻覺:對著朴社長的照片喃喃自語、幻想對方是偉大的資助者

階級是相對的,永遠有人比你更悲慘

而這位寄居者,也是最後先忍受不了情緒,拿著菜刀「大開殺戒」的人。寄居者衝出地下室,到明亮社會的第一個殺害目標是男主角金基宇,產生暴力行為,再來拿著刀闖進上流社會的社交場所,但他殺的不是那些高貴亮麗的富家人物,反而是欺負他們的金家女兒金基婷,可以顯示「怨恨的積累,不是絕對值」。

這裡我想傳達的是「階級是一種相對」,對於他者的理解與同理心,往往是我們所忽略的,因而在許多狀況,誰都容易成為之上而忽略其下。在這一段當中,寄居者是之下,金家人是之上,即便他們也處在社會底層。但我想觀眾最意外的,應該是最後搶刀去砍殺朴社長的金基澤,新聞也將此事件定調成「隨機殺人」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想過嗎,為什麼他會走上這一步?

大多人第一直覺可能是「氣味的越界」,在深夜的客廳裡,躺在沙發上的朴社長與太太,無意間最真心說出,金基澤身上有股味道,本人就藏在桌底下親耳聽到的莫大羞辱;陪朴太太出門,返家在後座不經意的捏鼻子;或者,在關鍵時刻,朴社長去拿車鑰匙還不先顧及生命安危,又捏一次鼻子,種種舉動讓金基澤備受歧視。

真的這麼單純嗎?我認為不是。

我認為電影中暗示了金基澤在後期也患上「思覺失調症」,讓我們再回憶一下精神科醫師指出的患者症狀「看到別人在交談,就覺得是在講自己的事情」、「經歷重大壓力事件之後」、「缺乏社會支持」、「常有別人處處針對自己的念頭」及「表情淡然」。

這三點就在金基澤身上也發生,金家人在豪宅家大吃大喝狼狽離開時,下著大雨,金家地下室的房子被大水淹了,只能睡在體育館一晚,從回家收行李到醒來隔天接到朴太太電話,金基澤是完全沒有表情的,再把時間往回拉一點,其實從開始組裝披薩盒被老闆嫌棄折的很差時,就已經沒有表情了,心中也已經埋下怨恨。

淡然的眼神,其實是受到不公平對待時,都會出現

第二個明顯的表情木訥,是在大雨隔天,金基澤被朴太太叫去採買時,朴太太一邊講電話,一邊提到「還好昨天雨下完了,今天可以好好辦派對了」,這句對金基澤而言完全是一種傷害,因為家被淹了沒得住,衣服也只能從雜物裡隨便挑一見,沒想到太太還補槍用手捏鼻子,這讓人感到被歧視。

種種為了生存不斷打零工也被倒債過等壓力因素,再加上氣味、淹水與社會不平等對待的事件,最後朴先生無意間捏鼻子遮擋氣味,金基澤更加深認為,「別人都在針對他」,那瞬間眼神大轉變、失控拿刀殺人,種種跡象都顯示了,金基澤已經有思覺失調症。

太太頭上的燈延伸往下的深處,就是摩斯密碼發出的地方,相對位置在庭院往內看的右下角。

另外是地下室的意涵,寄居者會從底下用頭撞按鈕,讓燈閃爍發出摩斯密碼,從線路向上對比室內格局,再從庭院往內看,地下室就在整個房子的右下角,符合劇中對思覺失調症患者隱藏的跡象「畫作右下角」的黑暗處,因此住在裏頭的寄居者的確就是思覺失調患者。

那,他們怎麼不求救?

渴望被了解!思覺失調患者被忽略的求救

其實寄居者們發出的摩斯密碼,就是在求救,卻依照接收訊號的人,獲得不同對待,在劇中有三種人

1.可以理解但無法幫忙-多頌
「多頌是童子軍,他一定看得懂我的訊號」,這是寄居者的渴望,而多頌的確在庭院搭帳時,就有解讀到「求救訊號」,但因為年紀還小,不知道該怎麼幫。代表現實社會那種,知道對方可能需要幫忙,但是卻還是沒有伸手協助。

2.接收到訊號但不理解-朴太太
當燈多次閃爍時,朴太太只說「這個燈好奇怪,會自己亂閃」;這代表看不懂訊號的人,錯失察覺異狀,去深入瞭解的人。

3.願意理解也願意幫忙-金基宇
故事的最後,金基宇病情好轉,下雪天跑到山上用望遠鏡觀察房子,也發現燈的閃爍,便以紙筆寫下來,在捷運上解讀。「我相信每天發出去,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這便是患者渴望他人理解,每天都以微小訊息來求救的行為,而金基宇也發現了爸爸躲到了地下室,發願如果成為有錢人,要買下房子,讓爸爸可以走上來。這類型的人就是在社會中,願意理解患者,也願意幫忙的人。

思覺失調患者其實非常渴望成為一個所謂的「正常人」,因此當沒有人看懂訊號時,寄居者便一直撞頭,撞到頭破血流;故事最後金基澤躲進地下室,那個其實也印證了地下室是思覺失調患者內心的依託的論點,金基澤的確患病了,而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她真的是好人,只是她踢了我一腳…」

這句話是管家太太死前,對寄居者說的最後一句話,也讓寄居者發了瘋似的開始撞牆,是的,如果我們好人當到底,不會突然抽手或離開,也許社會會逐漸進步,並且更有同理心吧。

從畫作、地下室到摩斯密碼,其實可以解讀出《寄生上流》不單單只是一步階級探討的電影,背後還想告訴社會大眾的是,思覺失調患者就正處在社會對待不公平也沒人願意理解的環境中,也就像影片中那麼隱晦也沒人發現的議題,若我們選擇正視問題並且給予關懷與協助,那麼這個社會的隨機殺人事件,會否減少,不讓悲劇再發生呢?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