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塑膠袋到吸管 台灣禁塑政策會否僅是美好泡泡?

一段海龜鼻子遭吸管卡住,被保育人士用鉗子夾出、流血的震懾畫面,促成各國開始反思對塑膠用品的使用政策。台灣也於2019年7月祭出4大場所「內用」禁止使用塑膠吸管的政策,試圖朝向全面禁塑推進。為配合政策,星巴克、麥當勞等祭出應變措施,小型餐飲店跟禁取消提供吸管,讓消費者直接「以杯就口」,貌似上下動員,要挽救環境與海洋生態,但後端的資源回收系統分類未落實、早前推出的限制塑膠提袋政策做半套,似乎讓限塑到禁塑政策只是場夢幻泡影。

7月開始,台灣公部門、學校、百貨公司、連鎖速食店等4大場所,凡是內用一律不得提供一次性塑膠吸管,連鎖店龍頭麥當勞提早從6月開始調整杯蓋形式,讓消費者直接喝,星巴克改附贈紙吸管,政策剛起跑當然大家都會乖乖配合,但是台灣的限塑其實已經推動16年之久,塑膠袋仍然唾手可得,限塑對民眾似乎不痛不癢。

2002年,時任環保署署長郝龍斌宣布了分階段限用塑膠袋及免洗餐具,並禁用厚度低於0.06公釐的塑膠袋,當時消滅了保麗龍碗,同時大幅提升民眾自備購物袋的習慣,但業者一邊出面抗議,一邊又鑽漏洞把腦筋用在「增厚塑膠袋」,導致塑膠袋重複使用率低,用量不減反增,因此這番禁用塑膠袋的政策僅上路不到3年,台灣環保署在2006年宣布取消了對有店面餐飲業者在塑膠袋上有償取得以及厚度限制的規範。

第一次的限塑政策顯然是失敗的,除了業者動歪腦筋之外,民眾買塑膠袋只要額外加台幣1塊錢銅板就能買到,對消費者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大眾寧願花錢省事,還能隨用隨丟。

雖然2013年起陸續推動環保二次袋、擴大上萬店家不免費提供塑膠袋,但整整16年間,塑膠的用量沒有減少,環保署直言不清楚原因,顯示政府控管塑膠用量不全面,只單純思考「減少塑膠袋就能減少塑膠用量」,卻忘了現行的替代品,諸如環保杯、杯蓋、寶特瓶等等,都只是用另一件拋棄式塑膠來取代吸管,對減少全球龐大的塑膠廢棄物,是遠遠不夠的。

除了政策面之外,民眾乖乖依照垃圾車機制執行分類回收實行多年,卻曾被直擊這些回收物被載到資源回收場時,沒有分類,反而鋁罐、塑膠、寶特瓶、小家電、玻璃瓶、紙容器等,全部卸載到同個場所,等回收業者開車載運再交由工人重新分類,這不是「欺騙」民眾做分類白工嗎? 

http://pic5.dwnews.net/20190705/0075d14488fe425b048c8af3f9060931_w.jpg

從限制塑膠袋推動失敗,資源回收系統失靈,從內到外都只是出一張嘴,政府推動「限塑」到「禁塑」足足過了16年,但因缺乏從使用者的角度考量方便合理性,也未能從業者的角度思考適當的退場輔導或者政策配合輔導,塑膠袋沒有完全消失,反而為了要配合政策,製造了質地更厚的塑膠袋以及限定使用的塑膠袋,種類越來越多,推想可知塑膠吸管也不會完全消失,限定內用禁止塑膠吸管,民眾就鑽漏洞先點外帶再內用,市面上甚至出現了「重複使用的塑膠吸管」與限塑政策的「環保宗旨」背道而馳。

該怎麼樣才能整體改造?事實上政府定調2030年直接禁用塑膠餐具,但就怕塑膠免洗餐具業者又群起抗議,央求「拒絕失業」,到時政府若有「選舉政治因素」考量,恐怕限塑政策又會大轉彎,畢竟會吵的人才有糖吃,海洋生物不會發聲,也沒有選票,政府若不能從使用者以及業者的角度,全盤思考與規畫完整的配套措施,限塑、禁塑就成了不斷推出新政策,又不斷修正或回調新政策的美夢泡影。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