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思維/不捨大體整排暴露鐵盤上 櫃姐改當禮體師 為往生者著最後妝容

跨界思維是凱倫每雙周三的直播節目,每周邀請一位嘉賓來談談職場故事,5/8晚上八點半,邀請禮體師楊玧恩,來談談他的故事。

玧恩是一位殯葬從業人員,原本只是一位百貨公司的化妝品櫃姐,一直對化妝有著很高的興趣;在高中的時候其實有想過要當大體化妝師,但是年紀還小每過一段時間又換了一個新志向(年輕人終究還是年輕人啊!)

但是,想當大體化妝師的想法一直都有在不同的年紀,突然的閃過腦海中,直到了近年想去當大體化妝師的想法越來越強烈,於是我應徵了中壢某禮儀公司的助理,我一直天真的以為殯葬業就是能幫大體化到妝,誰知道殯葬業原來分的那麼細

幫大體化妝和洗澡穿衣的,禮儀助理基本不會碰到,很多禮儀公司都是外包給人力去做,我應徵的那間就是這樣;除非要到醫院太平間值班才比較有機會可以接觸到這些

在當禮儀助理的時候,看到了很多亡者家屬看不到的地方,例如:洗澡穿衣…
我第一次在殯儀館看到一般的洗澡穿衣的時候,我真的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一般洗穿

我看到好多亡者就趴在鐵盤上,然後屁股被洗穿人員抬起來,大體呈現一個[八]的樣子,每個亡者的屁股就這樣抬高然後撐著,方便洗穿人員穿衣服;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一排大體,全身赤裸毫無尊嚴和隱私的趴在鐵盤上;我當下真的被嚇到了,不是因為一次看到好多具大體,而是…原來所謂的幫亡者洗身穿衣竟然是這麼沒有尊嚴沒有隱私,所以禮儀公司都不肯家人看,如果…躺在那的是我的家人,我能接受嗎?

接著突然有禮儀公司著急的把一位亡者推進來,就說著「快一點,趕時間」,然後就看到那個亡者從屍袋裡被放到了鐵盤上,衣物那些被剪開後,洗穿人員拿出了酒精就這樣把亡者噴一噴,然後毛巾擦乾就直接穿上壽衣,連亡者身上的尿布都沒拿下來,就直接套上壽衣推出去

當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的感覺,我只覺得好難過好心酸,因為那位被酒精噴一噴然後推出去的是一個老伯伯,看的出來應該生病很久然後過世的,像這種久病的人,其實都臥床很長的時間根本沒有洗過澡,頂多都是用擦拭的方式而已;但老伯伯連過世了都沒有洗到澡,人生都到了最後,連離開都沒辦法乾淨有尊嚴的離開,然後告別式辦的多盛大多風光,這真的有意義嗎?這真的就是所謂的盡孝道嗎?

經過了這次的震撼教育,我的想法開始有了轉變,我希望我能做的是讓離開的亡者們是乾淨有尊嚴的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每位亡者都有愛他的家人們,如果角色對調,躺在那的是我的家人我一定不能接受這樣的洗澡和穿衣方式,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家人是這樣被對待的,你我一定都一樣

最後我離開了禮儀公司,開始接觸了禮體美容[禮體美容]服務也就是俗稱的大體Spa,是在替往生者洗滌大體前先點上香氛精油,隨後由家屬一同參與,全程三點不露,為大體洗腳,洗臉,洗頭甚至連按摩的過程,每個步驟都比照真人SPA的水準,而在淨身完畢後,還要為大體著裝,最後再加上化妝的程序,整套禮體美容才宣告完成。過程中家屬都可以在旁邊,跟最愛的家人做最後的道別

做了禮體美容後發現每場的家屬在替家人洗最後的一次手和腳的時候,每個家屬的臉上都流滿了眼淚,因為在辦喪禮的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繁瑣的事情需要處理,除了處理喪禮的瑣事還要應對來上香的親友們,家屬們的悲傷都暫時被收在心裡,因為他們需要打起精神處理後續的事宜。

洗大體SPA的時候一般都是告別式的前一天,這時候家屬們突然會發現時間過的好快,洗完之後真的要告別了,在我們洗的當下家屬們才能釋放所有的悲傷情緒,甚至一些還來不及說出口的話,也在這時候能好好的傳達給最愛的家人,在這時後盡最後的一次孝道。

洗完後家屬們在向我們道謝的那一刻,真的是比什麼都還珍貴,因為你們的家人也是我們的家人,我們懂只想給家人最好的那份心意;也許禮體美容的觀念還沒出來,但是希望未來的日子裡能讓更多人懂禮體美容的意義,讓生命的最後一刻走的乾淨有尊嚴,也讓家屬們能多一些時間好好的和最愛的家人道別。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