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去下一站…視障友Nike「舉公車號」苦等1小時 無公車願意載

「可以幫我嗎?」戴著墨鏡的男子輕聲說著,那是一個太陽耀眼的下午,我和姊姊路過了一處公車站牌,遠遠就看見盲人重建院前方,站著一位戴墨鏡拄著手杖的他,手裡拿著一張A4大小的紙,為了不會反光,特地採用黑底白字,寫著「99」、「235」公車號碼,至於字體大小明不明顯,至少我在50公尺前過馬路時,就已經看見他站在那。

這位偶遇的視障同胞,別名Nike,當時他拿著A4紙面向人行道,讓我很疑惑,「他到底是要搭車,還是要我們帶他去公車站呢?」心裡有這樣的好奇,我詢問姊姊他的舉動,是不是要請我們幫忙呢?但是姊姊也注意到了,這裡有一個「盲人臨時站牌」,似乎公車就該停下來幫忙,就在我們嘀咕討論時,Nike出聲了。

「我已經等了六班車了。」六班車?那他如何計算?Nike剛從盲人重建院下課,他說,透過台北等公車的APP,他知道99和235的進站狀況,「有六班已經進站中,但又消失了」明明知道進站了,卻沒人願意載,強顏歡笑的他說,其實他只是想要去輔大搭捷運,但無奈,遲遲沒有車停下來載他,讓他就這樣枯等了將近一個小時。

Nike形容,其實等車過程中,他有感覺到車子停在他身邊,只不過司機沒有出聲,他不確定身邊的是公車、客運或者只是在等紅綠燈的砂石車,更不曉得若是公車,會不會正好是他要搭的班次,深怕上錯車,他遲遲不敢移動,等了再等,直到遇見我們。

Nike敘述整件事情時,總是笑笑的,但語氣中滿是無奈,「公車不太願意載」、「不太願意切進來內側」,如果視障者的手杖沒有擺出來,他就會覺得你是「明眼人」,根本不會停,各種形容,都透露出視障同胞的不便。

可能在地人才知道,盲人重建院和輔大的距離,公車來說是一站的距離,開車六分鐘,走路也只要16分鐘,然而這樣的路程,Nike竟然等上了一個小時,沒有車願意載他,更別說99和235的車次有多麼多了。

新莊中正路是新北市最危險路段,這裡鄰近65公路,車流量大,當然公車數也多,要從盲人重建院到輔大,就有十班不同的公車,何其多?四年前,公車站牌就在盲人重建院鄰近一個路口處,視障者得以透過盲人專用的語音紅綠燈通過路口,抵達公車站等車。

然而,65快速道路工程,公車站牌遷移,盲人重建院有不少視障者進出,搭公車常常得穿越中正路與中環路口或中正與瓊泰路口,抵達將近三百公尺遠的公車站,騎樓地面高高低低,路口如虎口,相當危險,後來才增設了臨時站牌,當時市政府交通局說「臨時站牌,視障者可隨招即停。」但我們卻遇上了這麼一位Nike,等了一個小時,沒有車願意停等、協助幫忙。

只不過Nike也補充,其實平常10分鐘左右,就能等到車,但是當天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都沒有車願意停下來,讓他很無奈,最後在我們的協助下,約莫10分鐘就幫他攔到車輛,順利上車抵達輔大站,但接下來的路,他還是得靠自己走,讓人不禁心酸想問,這條路有多難?

交通局後續回應,該處公車臨時站牌是專為盲人重建院學生所設,公車司機都有受過相關訓練,只要看見視障者拿著車號的牌子,必須停車載客,截至目前為止,沒有接到重建院學生類似投訴。

附註:根據愛盲基金會資料,「視障」二字並非僅指視覺全部喪失的全盲者而言,其中還包括了中重度弱視者與中重度低視能者。根據統計,全台灣領有政府視障手冊者有57,291人,但實際視障人口約計183,567人;中重度的弱視與低視能者約160,620人,有中輕度低視能困擾者已經高達1百13萬8,073人,占全台人口4.9%。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8 thoughts on “只想去下一站…視障友Nike「舉公車號」苦等1小時 無公車願意載”

  1. 又是一個便當文嗎?
    請提供日期,時間
    就可以調影片查到底
    首都稽察人員很樂意為您服務
    一台害群之馬我信
    連六台??是你牌子沒拿出來想靠心電感應吧

      1. 由於我還是保持懷疑
        事情的前因後果也不清楚
        0800-000-866
        打這電話就行了
        希望可以抓到了六個老鼠屎
        而不是讓相關的人員白做工

  2. 覺得不應該一竿子打翻所有司機,我1月2日早上9點左右坐99路線往新埔,女司機,經過思源復興路口站牌時,停車主動問視障者:99路線要搭車嗎?還主動問要到哪一站。有注意到當時站牌並沒有其他乘客。隔天很巧也差不多時間又搭到她的車,到思源復興路口時,一樣沒其他乘客沒人揮手,突然車停了下來,原來又是同位視障者站在那裡,司機廣播:先生99路哦。兩次都是司機主動詢問,不要讓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粥,對其他司機不公平。

    1. 少女凱倫

      謝謝你提出不同看法,我也相信不是每位司機都會忽略,一定也會有很棒的司機,值得注意的,我遇到Nike的站牌,是「臨時站牌」,並非公車站,因此忽略的可能性較大,主要是想點出這一點;您說的99司機應該是在既定的公車站牌遇上了盲胞,當然上下車都會比起臨時站方便

  3. 司機家屬

    據了解事實是這樣~
    這位視障者剛開始沒有拿路線牌,後來拿出了路線牌,至少有一台99公車有停下詢問是否要搭車,但他都沒反應(可能是戴耳機的關係),車才開走,然後才碰到妳。

    妳這篇貼文文情並茂,但是否該實事求是,避免傷害許多辛苦又熱心的司機。而今網友的謾罵,已經打擊了司機們的士氣。

    1. 您好,謝謝您的回應與關注,我明白一定會有許多公車司機停下來幫助視障者,當天的情況,我內文提到了,他的耳機是在聽台北等公車的語言報站,因此才得知「有六班公車進站後,又消失了」
      我發表的文章就我所看到的事實為主,也有提及平常其實十分鐘就有車子停下來幫忙,當天也有車停下來,但他不確定是不是公車的狀況,該單位司機據說全被懲處,如果每個司機都有遵守規則,請問公司會直接懲處嗎?
      當然我相信一定有不少好心、熱心的司機會停下來幫忙,但除了這個臨時站之外,在台灣各地也有不少需要幫忙的人士,但往往被忽略,我們應該透過這件事情多去放大不足之處,而非糾結在弱勢者的舉止(戴耳機這件事),如有任何負面影響在此說聲抱歉,我並非公眾人物,我只是點出社會上許多更要關注的地方,也非常謝謝您的回應,司機們也辛苦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