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乙組最後一名→世界冠軍!Born to Cheer 賴泓廷12年堅持沒放棄

文/凱倫

「我所知道,幾乎沒有人從高中乙組最後一名,拚到世界盃冠軍」

競技啦啦隊近年已成為不少高中、大專院校常設的社團、校隊,也是校園中最熱門的運動項目,賴泓廷(禿鷹)從就讀永春高中啦啦隊社團開始,就參與至今,如此進入第12個年頭,今年剛好是我跟他認識的第九年,採訪這天,也是我們這些年來,第一次在除了「藍墊」以外的地方相聚。

“Born to Cheer” 是禿鷹給人最印象深刻的事情,也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當天是個稀鬆平常的他早上,她穿著棉褲和啦啦隊練習服現身,T-shirt上大大寫著「誓奪冠」,必定的決心,就烙印在身上,這些啦啦隊元素,都已經真真切切融入了他的生活裡。

「你必須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賴泓廷,Monster黑隊、大專乙組第一名、連續入選五次世界盃中華隊翻騰組選手,2015年擊敗美國「夢幻隊」奪冠,風光返台,拿下了兩枚國光獎章,這些看似輝煌的戰績,從來不是無中生有。

10385508_875941599089757_4272630136004260822_n

▲禿鷹入選5次世界盃翻騰組選手。

「大家都說我很有天分,可是翻騰這件事情,我超級沒有」

身為輔大體育學系的禿鷹,看著系館內來來去去的人,身上都穿著Chinese Taipei的衣服,激發了他想成為國手的榮耀,於是他開始閉關、充實自己;那是2010年8月到2011年4月,差不多一個學年的時間,退出學校啦啦隊社團,也減少到Monster練習技巧的次數。

原因是因為,他想要專心練好「翻騰」,接下來的每周三,他固定到童力體操和師範大學練習,一周再抽出兩天下午到體育大學跟著體操隊操練,按表操課,從基本動作開始重頭紮實練起。

「我是一個很怕翻的人,尤其是後翻系列」已經是國手的禿鷹,說出自己內心最初的恐懼,「在沒有人看的情況下,我會猶豫很久」,自認沒有天分,說這個陰影是來自於高中表演前一天,後空翻貼地撞到臉,甚至偶爾練習時,踩到「海綿池」的邊界,都讓他很畏懼,有時做動作之前,也會想很久,但翻騰最忌諱的就是「想」。

▲一次次的練習,克服翻騰陰影(影片嵌入自林育正 Youtube)

「有不少選手,理解力很強,只要教練講解一次,就能夠做出完美動作」,禿鷹說有時候真的「心裡很涼」,因為對他來說,從A晉升到B,要做到完美,需要知道切確的細節、方法,才能逐一從心理面和身體實際動作上去搭配、調整、克服,一次次練習、增加信心,才能做出對的動作。

但即使已經給了自己時間去磨練基本功,但到了閉關結束時,禿鷹還沒有把「轉體」練好,可是看看當初一起投入練習的選手,都已經能做出轉體,唯獨他怎麼做就是轉不過去,「我是不是,不是翻騰這一塊料」這樣自我懷疑的想法,開始在他的心中蔓延。

不過,即便面對這樣的打擊,他還是沒有放棄練習,持續加強自己,突然有一天,就做出來了,因為「成功從來不是一蹴可幾,而是每天進步一點,累積而來的」,後來重回Monster,第一次在藍墊上轉體,就是飛到泰國參加國際賽。

禿鷹回憶起這段過程,說當時沒有彈簧地板,但比賽彩排仍舊做的不錯,雖比賽時身體散開,有點小小驚慌,擔心自己翻騰的感覺和信心消失,但回國後,卻突飛猛進,在彈簧地板怎麼練、怎麼轉,動作都做得出來。

於是短短兩個月內,他練出了外轉前空、直體接後手翻和直體180,等較高難度的翻騰動作,「只要一個點過了,就會全部都通了,可在這之前,真的要練超級久」,這樣堅持的精神,也讓他後來入選了中華啦啦隊翻騰組選手。

從高中乙組最後一名,到世界冠軍,在這之前,得先承受猶疑、懷疑、放棄到堅定。

▲2015中華啦啦隊世界冠軍影片。

「說實在,第一次入選,只覺得夢想成真了」連續參加五次世界盃的禿鷹說,第一次終於踏上美國,終於看到Top Gun練習地,就此可以滿足,甚至整個人飄飄然,還有嚴重時差,走馬看花覺得一切很新鮮,這場賽事,掉了一組技巧,拿下第三名,回國後旁人問他,明年會不會繼續比,他自己也不確定,只淡淡說,「可能吧」。

到了第二年(2013)世界盃選手正式徵選前,身邊好友問他「你這樣繼續練習下去,有什麼用?」當時他也認同,雖然徵選上了,卻呈現半放棄狀態,心態開始逐漸放鬆,直到比賽當天,重回世界盃開幕式、踏上藍墊,他才甦醒,「這就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我為什麼要放棄?怎麼會想要放棄?瘋了嗎?」,回國後他下定決心,明年還要比,「我會比到我考不上為止!」

不過,當時心態上,只限於想「努力」去比賽,沒有想著要奪冠,但第一屆出發比賽、奪下冠軍的學長一句「到底是要來跳一場世界盃,還是來拿冠軍」敲醒他,「怎麼可能?要打敗美國隊、年年奪冠的美國隊?太難了吧?」雖然當時大家很沒自信,但後來仔細想想,賽制其實很公平的,即便美國隊非常強,每支隊伍都還是有機會越來越接近他們。

217576_650122931671626_714326294_n

提到2015年,能夠擊敗美國隊的原因,有一半是因為教練的策略很正確,排出了7隻Rewind Q(比賽影片一分鐘處/難度高),練習時不停地計算「成功率」,不僅計算團體的數字,也計算個人成功率,失敗太多次,也會被教練抓去檢討,要他加油一點,就是為了避免任何掉技巧的可能性,保住分數。

「今年真的,好想在場上唱國旗歌」禿鷹在賽前這麼說,再加上那一年比賽的選手程度都很不錯,心態和賽前練習都做得非常足夠,雖然掉了金字塔跟小技巧,沒有「全上」,但最後順利奪下世界冠軍。

「Champion is Chinese Taipei!」當世界盃舞台宣布冠軍時,禿鷹整個人彈跳起來,滿滿淚水止不住,隊員們瘋狂吶喊又哭又抱,因為夢想真的,成真了。「我們從來沒站到正中間過」看著螢幕上升起奧運會旗,放起「國旗歌」那一刻,大家壓根都忘了怎麼唱,但還是不停尖叫,回想起這段過程「真的很爽」激昂的奪冠瞬間,即便過了兩年,依舊忘不了。

回國後,鎂光燈圍繞在他們周遭,各式各樣的採訪邀約上門,甚至也有專題節目進行訪談,更有大小表演接不完,甚至也風光領獎,有人羨慕他,拿下世界盃前三名,能得到豐厚的獎金,但其實對體育選手來說「國光體育獎章」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15726527_1525783564102985_6728114478243373495_n.jpg

▲禿鷹是Monster啦啦隊的一員。

「這條路,完全是我自己殺出來的,沒有一個參考範本。」

十年前的禿鷹,完全沒想過自己會走到這個地步,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玩,中間其實也想過要轉向其他領域發展,但是他用「緣分」來為這十年下了註解,認為自己運氣很好,「一切來的不晚,只是剛剛好」,因為環顧身邊的選手,大一或大二就參與世界盃、入選國手,但他直到大四才入選,一直比到研究所畢業,也並非從高中開始,就是「科班」出身,這條路「完全是我自己殺出來的,沒有一個參考範本。」

但這條「殺出來的路」一開始也沒有獲得爸媽的支持,禿鷹說,當時爸媽是一路反對到底,為了練習啦啦隊,腰部受了傷、課業也擺在一旁,沒再管,再加上大學練習結束,回到家都已經十一點多,假日也都泡在練習場和,家人搞不清楚到底練啦啦隊能做什麼,參加社團到底有沒有這麼重要,媽媽甚至問他你到底什麼時候不要練?

禿鷹原本抱著「反正跟他們解釋,他們也不懂」的心情,不太願意和父母溝通,但是轉了一個念,「因為沒有了解,所以反對,那我就讓他們了解,這也是我第一次和他們談我的人生規劃」,那年他大三,和爸媽說著未來人生藍圖,想要修習教程,讓自己在體育生涯之外,還能有其他出路,考上世界盃選手,為國爭光,後來幾年,這些都實現了。

15672843_1525781877436487_6285327406229016817_n

 

「我練啦啦隊生涯,最可惜的事情,沒有遇到一個能夠一直不斷鞭策我的人,年輕氣盛時太自大,多少錯失了一些學長姐教練緣。」

禿鷹後來當上了育達高職啦啦隊的教練,身分從選手,轉換成了教練,認為教練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 做最好的決策,要很了解選手能力,不能太難度設定太高,目標要很明確也是可以達到的程度,因此要如何拿捏訓練,是很重要的事情。

十年來他也見過不少選手中途消失,讓他覺得很可惜,禿鷹認為啦啦隊選手可以分成三類,「有天分又努力」、「有天分沒努力」、「天分普通很努力」,第一種的人,少之又少,第二種的人相當多,曇花一現,讓他覺得很可惜,而真正能練到最上層,踏上世界盃,或有一定程度的人,反而是最後一種,這樣的分類,也不僅限於啦啦隊,更通用在各行各類。

當自己指導的學生升高三時,就會發一張空白的A4紙,讓他們寫下生涯規畫,不管未來會不會繼續練啦啦隊,只要學生清楚未來的目標就可以,但若是想要持續練習,走上啦啦隊的這條路,即便已經不在他的隊上,他也會全力將學生,拉回正途。

因為沒遇見,便誓言要成為可靠的學長或教練,「只要你有心事,或是狀態不好,心思不佳,我都會主動關心。」想盡辦法打開學生心防,讓對方把心思放回啦啦隊上。

其中讓他最深刻的一位學生,考上體保生以後,因為家境問題,常常需要上大夜班,賺來的錢除了應付生活,打工過度,精神狀況不佳,反而忽略掉了這自己熱愛的啦啦隊。

「不然我不要讀了呀!」學生這樣回應他,「那你那時候對自己的承諾呢?」禿鷹試著找回學生當初的熱情,每天持續關心,也請練習的隊友多加照顧,要學生想想,什麼對自己好,什麼事情比較重要,最後對方的狀態也漸漸恢復,甚至也能取捨、安排自我時間。

大頭照換成「趴地照」,只因「人要學會自嘲」強迫自己面對不足

15727392_1525781940769814_6449994219808646622_n

▲換上糗照當封面照,自嘲、逼自己面對。

其實我對禿鷹的印象,還處在他大一脾氣很「火爆」的時候,因為當時大學的組合對於高中練習過啦啦隊的我們來說,技巧的難度並不高,但對於剛進社團的同學們來說,相對會需要花多一點時間,去練習、去理解,身為金牛座的一份子,他曾這麼說「這是我高一在做的動作,為什麼學長姊都做不好?」

他不是說,做不出來,而是說「做不好」,從這點就能夠看出,禿鷹對於每一項動作都很要求,他說,自己是一個很自律的人,每次練習前,都會計劃要練習的東西,到現場,也不會諒在墊子一旁,更會主動上前保護。

這樣的他,在場上做動作失敗了、有瑕疵了,當然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我覺得,人啊,要學會自嘲」於是有一陣子,他將自己的臉書大頭照,換成了他翻騰趴地的糗照,「因為覺得是一個恥辱,所以要提醒自己」,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這樣的自嘲法,禿鷹認為,這讓他逼自己面對、放下,再改進,自己知道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隊友也會輕鬆看待,自己的心裡也比較釋懷。

在啦啦隊的12年旅途中,禿鷹說,他學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我檢討」,因為很多人,只會檢討別人,不會檢討自己。透過每次練習的心理建設,和動作做不正確的自我反思,讓他更了解自己;現在他也偶爾會透過體育論壇,寫寫翻騰類的文章,希望能夠幫助想要加入翻騰領域的人。

【禿鷹專欄文】

 Standing full 不是不可能,了解它並學會它!

小妹妹都能做到的Standing full


賴泓廷 (禿鷹) 1990年生

競技啦啦隊運動12年(2005~2017)
2015年世界啦啦隊錦標賽世界金牌
2012-2016年世界盃啦啦隊錦標賽中華代表隊選手
CTCA中華民國競技啦啦隊協會技術教練&staff
輔仁大學競技啦啦隊甲組教練
育達高職競技啦啦隊教練
MONSTER競技啦啦隊隊員
輔仁大學體育碩士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About 少女凱倫

熱愛人物新聞,待過電視媒體和網路媒體,不小心闖進4A公關,再次回歸新聞媒體。

View all posts by 少女凱倫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