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離職:一份工作的樣態,決定了你的生活型態

距離上次紀錄離職,已經是兩年半前的事情了(延伸閱讀:工作其實不難:只有「適合」和「適應」的問題)

三月中,我從電視台離職了!這一份工作其實我從大二就盼望到研究所畢業,雖然推遲了近七年才如願,但我卻只待了兩年就離開了,其實我很捨不得,但一直遲遲無法公開說出口。

為什麼沒特別交代?一來是我其實很喜歡電視台的工作與奔忙又充實的環境,讓我無時無刻都在成長與面對現實,另一方面是我很喜歡自己的作品被看見,也很享受過音播新聞的時刻,即便被放大檢視也好,因為那可能已經是我僅存的成就感。

再來是透過電視記者這份工作,我天天在體會別人的人生,也去了很多從不可能去的地方、採訪不可能遇見的人,跟過去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成為了好朋友或是互相欣賞的人,這給了我很多人生的養分。

還有一點,是我非常非常怕鏡頭也很怕生,就因為這點,我想以電視記者的身分挑戰我的極限,也真的給了我無限的可能,比如根本不知道火警現場發生什麼事,就要連線三分鐘,比如嫌犯才被移送到警局,就要報導他的身家背景,比如從不曉得管中閔是誰,到掌握住處、研究室、搭幾號公車、幾點起床、兒子是誰,比如凌晨一點協商,那就奉陪到底。

這些珍貴的過程,是人生無可取代的一部分,從文字當中你可以感受到我是多麼熱愛一份工作,或者可以說我很熱愛在電視台當記者,但我還是離職了。

離職後我發現,一份工作的樣態,決定了你的生活型態,當電視記者的兩年,我沒參加過什麼演講或課程來精進自己,我是很愛學習的人,有時報名了,但下班時間被拖延,或是累了無法提起精神去參加活動,這讓我覺得自己很空泛。

吃飯時間也從沒準時過,早餐永遠買了咬一口帶著奶茶就出門,午餐不是11:30拿到,就是一點才能吃,也是邊吃邊打電話,邊吃邊打稿,或者緊盯螢幕,五觀打開全面接收資訊,甚至到後期一個便當我只吃得下一兩口。

更別說好好睡覺了,我當然可以睡很少沒問題,但當隔天要堵大人物的訪問,我的夢裡就都是他,以各種方式擠到他面前,或者以各種問題讓他願意回答一句話;或是隔天碰上早車,必須凌晨就起床,這些都讓我淺眠或驚醒。

相信我,以上我都不是在抱怨,而是紀錄事實,我相信每一位記者都是如此辛苦,但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很多人還是堅持自己的理想與初衷,這是我可能還暫時無法以電視記者這個身分來做的事。

為什麼? 你可能好奇,真正離職的原因,其實就是薪水太低了,上述的工作壓力配上12小時工時與24小時on call,不瞞各位,我的薪水扣完勞健保不過3初頭,你真的沒看錯,而我不是這資歷最低的,還有比我低10%的,你可以說電視台有曝光、有人脈,有很多附加價值⋯⋯

但這些真的足以成為企業與員工的談判籌碼嗎? (延伸閱讀:窮得只剩下理想!當企業「手握夢想當籌碼」 低價踐踏員工價值 你,接受嗎?)也許可以,也許不行,要過什麼生活是自己選擇的,我經歷過了我的理想,那我也該面對現實了,48萬的學貸、信用卡、房租、儲蓄險,這份薪水我真的存不到錢。

熱愛工作沒錯,但人生要繼續過,那段選擇降薪一萬的日子我不後悔,但現在開始,也得為自己的未來好好思考了。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