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僚→業務半年奪新秀獎! 信義房屋楊雅晴把工作當事業 連睡前都看董事長自傳

由我來說我姊姊的工作歷程,應該是最合適的,應該除了我們家人之外,沒有人可以這麼了解。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與信義房屋合作,開設【熬過菜鳥期!20 堂課克服「職場迷惘」】課程,來幫助大家檢核履歷 → https://hahow.in/cr/freshwork2018

(開課預告↓ )

「從來沒看過一個人這麼熱愛他的工作」,這是我和家人對我二姊,雅晴的印象,四年前,她頂著台科大企研所人資組榜首畢業,找工作卻是屢屢碰壁,不論是神腦、台灣水泥或者HTC等科技公司,大約十家企業通通都沒有錄取,很多都已經到了複試,需要拍片、做簡報,我也利用自己的媒體專業,幫忙給予建議、拍攝影片,但這些公司最後還是刷掉了她,讓她頓失信心,每天鬱鬱寡歡,無所適從,直到她面試了信義房屋。

面試官給我的感覺是,他們願意等我」因為剛畢業,沒有經歷,再加上將近10間公司都沒有賞識,其實已經對面試感到很害怕,但進到信義房屋面試,雅晴說,「他們問的問題很有深度,是需要思考之後回答的問題,願意了解我的想法」不像其他家公司,只想知道我這個人,是不是立即可以用,沒有經驗的話要如何跟上大家,「甚至當我說,人資是一個很專業的領域,對方主管還笑了」,笑的不是覺得她可愛、認真,而是覺得,「人資哪算是一種專業?」,自己都貶低自己的部門,讓雅晴覺得很不自在。

但同樣的話,分享給信義房屋的面試官,對方卻是點頭認同,那一刻雅晴覺得自己被認同,雙方的價值觀是很契合的,而且對方不在乎她有沒有工作經歷,反而更重視個人特質,因為我姊跟我一樣,都是從夜間部考上國立研究所只不過她是技職體系,「我覺得信義有看到我,這段過程的努力和上進心」就是因為這樣的差異,讓雅晴從面試之後,就很想進入現在的公司。

那一年她開始擔任房仲的人資幕僚,管理五千位業務的出勤,我剛好到韓國留學不在台灣,印象中那年年底時,她就因為「努力有被看見」而拿到了一筆小小獎金,當時我覺得還滿特別的,不過工作六個月,怎麼會有獎金、獎狀,還要在店長月會上帶動跳,對我來說,公司似乎有看見她的表現。


隨著回國之後,大姊常常與我提到,雅晴很愛自己的工作,因為我們家在新莊丹鳳捷運站附近,她的公司在台北101對面,幾乎是北捷的起點與終點站,單趟車程大約是一小時,來回就要兩小時,公司表定八點半上班,有很多的人在這樣的長時間通勤下,可能是剛剛好壓底線打卡,但雅晴卻是六點起床,八點左右進公司,把早餐吃完,整理之後,八點半就開始認真上班,不再東摸西摸,像我很懶得通勤的人,應該做兩個月就放棄,但她這樣的日子,約莫過了三年。

那時的我們都覺得很奇怪,幹嘛這麼認真,她說「因為”學姊”都這樣」,第一份工作,主管的做事態度與要求,的確會影響到自己的一言一行,因此她把「學姊」當成榜樣。但說到學姊這個名詞就令人好奇,公司是不是有嚴重的學長姐制度,但後來多次打電話進辦公室找她,才發現員工不論對方是誰,都是稱呼學長或學姊,不會有學弟或學妹的上對下階級,而是彼此尊重,就連遇上董事長,也一律稱「周先生」。

擔任幕僚,雅晴也曾與「周先生」直接面對面報告,但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報告有些盲點,「周先生」在會議上,並沒有直接將盲點的地方說出來要求修改,而是詢問她,這個議題她的想法、為什麼會覺得是這樣、可以怎麼調整,用引導的方式,讓雅晴看到報告中的盲點,讓她自己想通,而不是在一開始就扼殺員工想法,阻擋發展,反而是雙向溝通,讓彼此往更好的方向發展而去,當然這些都會人覺得,信義是一間不錯的公司,但這還不夠展現雅晴有多麼熱愛自己的工作。

舉一個我到現在都覺得還是很誇張的實例,有一天要睡覺之前,我走進她的房間,看到她桌上有一本綠色封面的書,做好了書籤標記,我閒來無事就翻到正面,看了看書名「信任帶來新幸福-信義房屋的故事」,光是書名我就大傻眼,怎麼會有人下班在家還在看公司的書,重點是董事長的自傳,我拿著書去糗自己的姊姊,結果她義正嚴詞的說,「沒有啦,我就是再複習一下!」「複習?」原來她還不只是看自傳,還是看第二次,整個完全被打敗。

(下圖/今年四月,她還看了董事長第二本書…)

還有前兩年公司舉辦「菜鳥開大絕」的招募活動,請應徵者看電影,說是要有人扮成大鳥玩偶在前面當作菜鳥,很多人會推辭、覺得很蠢,但她很興奮地接下這份工作,說要為公司付出,回家路上,提到公司為什麼不請模特兒,比較有看頭,她說因為經費有限,接著還認真說「如果我去減肥,自己當模特,公司就不用出錢了!」聽完又是一陣「怎麼會有人這麼喜歡自己的工作」的想法。

我相信,除了她本身就是個比較穩定的人之外,公司也願意給予員工發展空間,保留員工個人特質,不論是教育訓練、公司理念、價值觀培養,都是秉持惜才也才容易留才的想法,就我從旁觀而言,我從來沒聽過他對公司的一句批評,在這樣的「厭世代」裡,我覺得不抱怨公司的人很少,能遇到好公司更是難能可貴。

(圖/雅晴與同事在月會上帶動跳)

一般人坐辦公室做久了,就會懶得出去,但我姊姊在一年前,有機會轉任到業務單位當房仲,但我姊不是房地產專業,因此在轉業務前,她猶豫很久,雖然公司會從頭培訓起,但因為上班時間長,得搬離開家,離自己分店比較近,就讓她想了很久,因為30年歲月,她從來沒有自己在外面長住過。

生活起居打理、倒垃圾、洗衣服、洗碗、掃廁所等等家事,從搬出去之後,都要開始自己打理,另外是我姊的個性比較怕生,不習慣別人看自己的眼光從一個「人」,變成一個「房仲」,開始有了有防備心,房仲又屬於要推銷或者是要為客戶談判斡旋等技巧,這都讓她在轉業務初期吃足了苦頭。

種種壓力與目標業績,讓她壓力很大,最常聽到的她說她在分店大哭,更討厭一個人去空屋,因為他有一點點的幽閉空間恐懼症,這些都背離了她原本的安逸、穩定個性,然而跨出舒適圈的成長痛苦,其實也是她想轉戰業務的原因之一,為了就是迫使自己長大。

(圖/剛轉業務,不適應商耕,卻努力繼續)

(下圖/每次的對話,都是一個機會)

那時她形容,「就當作我出國去念語言學校了吧!」因為工作、環境轉變,連帶著個性也要跟著更動,雖然過程中有無數次想要放棄的念頭,但長官都會陪在她身邊,給予她鼓勵,狀況不好的時,伸手幫忙,顧及她的情緒,更從生活面給足關心,而非像許多公司一樣希望員工趕快跟上進度,不要拖累大家。

後來,在經歷過自我省思之後,她立下目標要升遷、得獎,開始天天在自己的轄區內「一戶一戶按門鈴拜訪」,整理出專屬的拜訪資料,寄出上百封自我介紹信,用她盡心盡力的態度,來對待房仲這個艱難的挑戰,把工作當事業經營,短短半年之後,她獲得了「新秀獎」,這是業務前半前才能獲得的獎項,一生只有一次機會。

註:在雅晴的轄區,已經四年沒有人獲得新秀獎。

(圖/一戶戶按門鈴)

(下圖/請社區警衛讓他放宣傳)

當然,她不改熱愛公司的態度,常常我做新聞時,會需要問到房價的問題,有一天我詢問她「實價登錄」的事情,問她要從哪個管道去看,她給了我網站之後,我詢問她「所以上面一定是真的價錢嗎?」她說,她不太確定,「但如果是跟我們信義房屋買的話,一定是!」我又傻眼的問她「所以你在打廣告?」我姊又認真的回「不是!是真的!我們都是真的」,天啊我只是想開玩笑,別太認真啊!

(下圖/得新秀獎之後,不少分店請她分享。)

後來,新秀獎的頒獎典禮,她不再是那個青澀帶動跳的新人,而是站上月會舞台,和上千名比他資深的業務,分享她的經歷,同時受到其他分店長賞識,邀請她到到店內跟業務分享這段人生經歷,更以「手心向下」的讚賞,感謝她的分享。

(圖/新秀獎獎盃)

現在她轉戰業務已經一年,除了成長之外,她當時也是希望存到錢,能夠幫媽媽換電梯大樓,雖然要換大樓言之過早,但是出自為家人著想的態度與心思,還有熱愛自己的工作,把工作當成事業長期經營,從行政人資到前線幕僚,熬過迷惘期逐漸在專業領域上,找到自己的定位。

(下圖/做越久越體悟到,一份工作帶來的人生意義)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